09 February 2010

花心@台北


在国立台湾大学发现这一颗心。

情人节快到了,该是个有心思的男生送给心仪女孩的礼物吧。

艳阳下,绿地上,这一颗花心很引人注目。

突然,我坏坏地想:千万不好真的是个花心男子。

呵呵……

Labels:

10 February 2009

行销@台北



如果问我对台北印象最深的是什么,我会说是台北书展里的行销人员。不管是年轻小伙子还是欧巴桑,都可以滔滔不绝地介绍他们的产品,甚至可以比较不同书系的绘本精彩在哪里,文字与图片如何巧妙结合。

书展里还有各种各样的促销手法。

看,这就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宣传了。
与其唉声叹气怨不景气,不如化不景气为商机,呵呵……

书展里还有满场转的流动广告牌哦!











后来,我在街上还拍到这一张海报。
真狠的说法!

Labels:

07 February 2009

阿兵哥的贡献·1

很多人以为当兵的,一定生活在枪林弹雨中,一定要扛着枪到战场去厮杀。事实上,有的阿兵哥不洒热血报国,而是以刺激旅游业来报国的。

嘿,我没有瞎掰哦!有图为证!

西方
英国首都伦敦的白金汉宫是英女王的居所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守在这里呢?

他们来看英女王?错!
他们来看威廉王子?错!
原来……他们是来看禁卫军交接仪式的。

Labels: ,

阿兵哥的贡献·2

东方
看了西方的阿兵哥,我们来看一看东方的阿兵哥。
这是台湾台北忠烈祠的阿兵哥。他也是促进旅游业的一员哦!忠烈祠供奉历年为国牺牲的烈士牌位。很多游客到这里来是为了看卫兵交接操枪仪式。







看,下雨天也有人打伞来看表演哦!




当当当当……台湾阿兵哥开始操抢了!





阿兵哥进入祠堂向烈士们敬礼,闲杂人不得进入。

刊登于2009年第22期《大拇指周报》·分享会

Labels: ,

22 August 2007

乘凉


赤道正午的炎炎阳光,是刺痛皮肤的。走在砂拉越文化村(Kampung Budaya Sarawak),边擦双臂边呼痛,还可以感觉到背上的汗水不断地往下滑。想尽办法走在树荫下、建筑物的暗影下,以便可以更有兴致地欣赏村中设计、风格不同的建筑物。

突然,目光被照片中的伞摄住了。伞,是一把设计普通的伞。不平凡的是,伞面灰蓝白褐格子之下,有一只乘凉的猫。看见我拿着相机走近,猫儿起身了。按下快门,摄下了这一只和我一样生长在马来西亚,却害怕阳光的猫。

Labels:

22 July 2007

见风使舵?


从停车场往海边的方向走去,在街角发现了这一艘船。虽然它不在海上行驶,可是却和帆船一样听命于风。风从东边来,它就面向东边;风从西方来,它就面向西。不管风从哪个方向来,它都乖乖地听风的指令,准确地告诉人们风向。

遇见这一艘让公鸡和箭头靠边站的船,我不禁赞叹:加的夫果然是威尔斯的海港。除了在海上载人运货的船,还有风向船。这样特别的船,怎能不跟大家分享呢?

Labels:

28 April 2007

登上比萨斜塔



从小在书刊杂志上看到的比萨斜塔 (Torre Pendente di Pisa) 出现在眼前,我冲口而出的是:“哇!它真的是斜的哦!”幸亏周围的游人都听不懂我在说什么,否则的话,真的是丢脸死了。

斜塔坐落在意大利比萨市东北部的奇迹广场 (Campo dei Miracoli)。斜塔的邻居分别是洗礼堂 (Battistero)、大教堂 (Duomo) 和墓园 (Camposanto)。













甫下了巴士,就看见奇迹广场上络绎不绝的游人和一排长长的贩卖纪念品的摊位。忙着拍照和选购纪念品、明信片的游人,让整个广场活了起来。绿油油的草地上还有人在享受阳光的沐浴呢!

比萨斜塔始建于1173年,不久,斜塔就开始倾斜了。数百年来,人们努力用各种方法来防止斜塔倒塌。从初期采用特殊的建筑设备图,到后来替换柱子和其他破损的部件,现在则在地基间插入巩固材料,甚至在1990年至2001年间关闭斜塔,并耗资2 500万美元来扶正斜塔。一切的努力,都是为了保留这一个珍贵、奇妙的世界遗产。

小心翼翼步上294级的阶梯,登上斜塔,双腿开始发软。不知道是因为栏杆之间的距离很大,还是因为心里隐约认为倾斜的塔是不安全的?加上风势强烈,更是有摇摇欲坠的感觉。噢,我为什么要辛辛苦苦爬上塔顶,让自己担心受怕?不怕、不怕,专家不是说了,只要不出现不可抗拒的自然因素,斜塔在300年内是不会倒塌的吗?硬着头皮俯瞰比萨市容时,仿佛整个人随时就会往下坠。专家的保证、美丽的比萨市容还是无法消除心中的恐惧。

拖着发软的双腿,慢慢从塔顶下来。虽然是心有余悸,可是回头望一望斜塔,依然被它的奇妙慑服。难怪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从世界各地不同的角落来拜访它……




Labels:

超人来了!

双手扶正斜塔、背起斜塔、一指撑着斜塔!

Cool Slideshows


他也不赖,单手托斜塔。


Labels:

27 April 2007

说不完的威尼斯

坐水上巴士游大运河


Labels:

威尼斯的水上风情

说到威尼斯,你的脑海中会浮现怎样的画面呢?还未踏足威尼斯以前,我已经在勾画威尼斯的水乡风情——一条接一条的水道、一座又一座的小桥、来来往往的船只,当然还有如过江之鲫的游人。

乘火车从博洛尼亚到威尼斯,一出桑塔露西亚 (Santa Lucia) 火车站,看见眼前繁华的威尼斯,马上觉得自己不应该称它为“水乡”,而应该称它为“水都”。

威尼斯的火车站就在大运河 (Canalazzo) 旁。站在梯阶上张望,只见大运河边是一个个的水上巴士站。拖着或背着行李的游人,纷纷涌向水上巴士站。大运河上不只有现代化的水上巴士 (vaporetto)、水上德士和私人游艇,还有两头尖翘的传统小舟——贡多拉 (gondola)。匆匆拍了几张照片,我也加入赶搭水上巴士的行列。

买了从桑塔露西亚站到圣马可广场 (Piazza San Marco) 的船票,一边等待船只的到来,一边贪婪地把独特的水都面貌用照相机捕捉起来,也烙印在脑海中。水上巴士准时抵达,船上满是乘客,等一部分的乘客下了船,我们这一些在站里的人才能够上船。走到船尾时,船已经开动了。

倒S形的大运河是贯穿威尼斯主要的交通大道。两岸修建了200多座风格各异的建筑物,有哥特式、拜占庭式、罗马式。不一样的建筑风格、不同的色彩,给大运河增添了缤纷、亮丽的韵味。然而,水上巴士转了一个弯,我却不禁失笑。许多建筑物其实只有面对着大运河的那一面,是精致、缤纷的。建筑物侧面的设计就简单多了,甚至有点随便。原来不管是东西方,“门面功夫”都会做足啊!

无论如何,看着大运河两旁古老、门面精致的建筑物不断地倒退,我豁然发现威尼斯宛如风情万种的徐娘。如今的威尼斯,没有公元5世纪成立之初的平和安宁,也没有在公元7世纪时奠定东西方交通与商业枢纽地位的万千气象,更没有公元10世纪时身为海上霸主的王者气概和公元15世纪时身为文艺复兴时期文化重镇的巅峰状态,可是辉煌的过去依然留下点点斑驳的痕迹。贡多拉行走在蜿蜒的小水道上,船夫扬声唱起歌来,安宁平和的画面从我的想象走出来,成了眼前的美景。从大运河上的木制、石造、形状不同的大小桥梁和两旁外观精美的建筑物,也可一窥威尼斯当年的意气风发。这样的威尼斯,还是吸引人的。


除了岸边的建筑物,与大运河交接的小水道,另有一番风情。窄小的水道有的架着小桥,有的漂浮着一艘贡多拉,有的停泊了几艘汽艇。幽幽静静的小水道,宛如与世无争的隐士。水上巴士的乘客东看西看,欲饱览大运河上的风光与捕捉小水道的宁静。凭水而立的建筑物,露台上的花草,也在探头探脑地张望来往的船只。

水面上的确是很有看头的。只见两艘贡多拉在窄窄的水道轻轻松松地擦身而过,如果没有熟练的身手,即使不是两船相撞,也会上演黑羊和白羊争着过桥的故事啊!不一会,就看见两艘载着货物的汽艇从旁边的小水道开往大运河,一前一后地钻过小桥,来到大运河。两艘汽艇并排而行后,船夫就高声打起招呼来了。他们就这样边谈天边开船,然后与我乘坐的水上巴士分道扬镳。

生活在水上的人家,每一户的门前,都耸立着一根根的木桩,这一些木桩是用来拴绑船只的。有的木桩还按船只的大小而排列出位子,成了一个个的停船位。“看!”望向游伴所指的方向,只见一艘回航的汽艇转了一个漂亮的弯,激起点点的水花后,就安安稳稳地停泊在自家门前的停船位了。

水路,对于这一些划桨者、掌舵人来说,简直就像陆地之于我们。

艳阳高照的正午,小水道、大运河、建筑物、贡多拉、汽艇、拴船桩、游人,构成了威尼斯独有春末的画面。到站后,回头望一望大运河,我不禁由衷地赞叹:威尼斯,一个由122个岛、150多条纵横交错的大小河道和400多座桥梁组成的城市,真的是独一无二啊!

刊登于2007年7月9日《联合早报·旅游》〈威尼斯那流动的清波 水中升起的城市〉


Labels: